链得得总裁深度对话BSV领袖CSW:让“寄生虫们”去建设公平

宋宋
宋宋

Feb 14

仇杨涛
仇杨涛

Feb 14 关注区块链+、数字金融;微信:Q_Yangtao

该文章已上链

摘要: 在舞台上,Craig在极力宣扬区块链网络的优越性,结合他“中本聪”的谜之身份。似乎,他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区块链世界、比特币网络中最权威的布道者。

链得得总裁深度对话BSV领袖CSW:让“寄生虫们”去建设公平
00:00
19:11

右:BSV领袖Craig S. Wright;左:比特币协会创始主席Jimmy

右:BSV领袖Craig S. Wright;左:比特币协会创始主席Jimmy

一切准备就绪,2019 T-EDGE创新之夜准备开始……

Craig S. Wright一边整理好西装,一边和他的好朋友Jimmy低声交谈。随后,在礼仪小姐的引导下,他们踩着音乐节拍,相伴走上红毯。在签名背板前,他们连续摆了几个Pose,并接受了主持人的简单采访。

随后,Craig拿起签名笔,在背板的显眼位置,快速写出一串英文字母:Satoshi Nakamoto aka(also known as)Craig S.Wright.(中本聪又名Craig),一气呵成。

这是Craig首次亮相中国大陆。由于其多次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是“中本聪”,他的首次中国行备受关注。场内场外,Craig所到之处,皆被围得水泄不通。以至于在接受链得得采访时,都有两名健硕的保镖守在采访间外。

“‘中本聪’是区块链领域的精神领袖。Craig,你确定你就是‘中本聪’吗?”

面对链得得的提问,Craig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是(I'm Satoshi),我的第一篇论文(比特币白皮书)是在2007年10月撰写完毕,这篇论文学校还有一些副本。我并不想证明我是谁,这是没有用的,我们要在现实生活中去证明一些事情。”

Craig是澳大利亚人,圈内人给他起了一个极具地域特色的名字——澳本聪。Craig目前的身份是BSV领袖、nChain首席科学家。Nchain是一个区块链技术研发公司,使命是“推动比特币的全球使用及企业级应用”。而BSV是通过比特币现金(BCH)网络的硬叉创建的一种加密货币。

比特币诞生至今,已经有十余个年头。在此之前,围绕比特币的扩容争议一直无果。Bitcoin SV(BSV)中的“SV”是Satoshi Vision(中本聪愿景)的缩写,旨在恢复原始比特币协议,保持其协议稳定且允许其大规模扩容。

在Craig写于2019年的一篇文章中,他说道:“中本聪很早就确定了比特币经济激励和自由竞争的核心设计的本质,太多的人认为比特币协议不够完美而尝试在上面画蛇添足。尽管事实上,中本聪的设计一直都未能得以完全实现,而比特币还有着无限的潜力等待着人们发掘。虽然比特币之名的纷争还未尘埃落地,所幸的是,BSV 正在成为比特币应有的样子。”

2020年2月4日,BSV网络完成一次重要升级,他们把本次升级的代号取为Genesis“创世纪”。本次升级取消了对比特币区块容量的限制(目前BSV区块容量为2G)。按照BSV的规划,BSV 网络上的区块大小将不设限制,矿工们可以自定义区块大小。此次升级,也标志着Craig的扩容战略正式落地。

通过此次扩容升级,BSV区块链不仅可以用于支付交易,还可以轻松地用于:大数据、通证、智能合约、内容传输、企业应用、物联网等等。BSV的宏伟愿景是成为全球数据账本,在“链上”承载所有类型的数据交易与数字活动,类似于互联网,使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在线上运行。

在由钛媒体主办、链得得协办的2019 T-EDGE 新金融峰会暨 CHAINSIGHTS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上,Craig分享了他对区块链网络的理解,他讲到,“这个结构实际上是一个有覆盖的网络,这个体系让我们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这个系统能够让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浏览器、社交媒体、游戏等领域,都能够在中间活动,我们可以在上面控制我们自己的生活。”

他反对像推特这样的社交平台,因为他们只是做出了互联网的承诺,却需要用户付出信息泄露、隐私无保护等代价。“我们需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了,我们需要考虑真正的价值,而不仅仅是商业目标。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考虑我们每个人在创造之后应得的回报。”

在舞台上,Craig在极力宣扬区块链网络的优越性,结合他“中本聪”的谜之身份。似乎,他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区块链世界,看作是比特币网络中最权威的布道者。

总之,BSV向外界传递的一个统一的声音即,“BSV就是比特币”。而在BSV社区看来,Craig正在实现中本聪的真正愿景。
Craig在2019CHAINSIGHTS峰会上

Craig在2019CHAINSIGHTS峰会上

Craig首次亮相中国大陆,并在链得得CHAINSIGHTS北京大会上做公开讨论期间,链得得总裁李非凡与其进行了独家对话。内容涉及比特币、BSV未来走势、区块链技术、主权数字货币、中国机会……

以下为链得得对话Craig Wright实录,经编辑删减后发布:

链得得总裁李非凡:中国政府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区块链技术,这会使中国在该领域的激烈竞争中赢得领先位置吗?

Craig S. Wright:中国开始以多种方式拥抱技术。在未来基于信息的经济时代,对所有人来说,真正了解计算机科学是十分重要的。但很多人实际上都搞错了,包括中国在许多事情上的解决方案以及私链的存在等。这就好比将一辆车的引擎取出来,你可以在前面拴一匹马,继续拉着它前行,但它再也不是真正的汽车了。

链得得总裁李非凡:中国央行正准备发行数字货币(CBDC),在你看来,可能会出现的潜在商业用例是什么?

Craig S. Wright:我认为这将是缓慢且昂贵的,因为它们基本上没有采用区块链系统。并且,人们也并未真正理解比特币,而是采用一种被破坏的版本来运行比特币。因此,CBDC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现的那些央行货币类似,是没有成本优势的;而低成本是成功的关键所在。这也是人们出错的地方。因为他们不明白,加密货币取得成功的途径是在每笔交易中节省几分钱,并累积成千上万笔交易。此外,我希望人们可以花时间去真正的了解比特币,并明白它有多么的便宜和便捷。

链得得总裁李非凡:你如何看待区块链产业和未来的监管趋势?应该如何打击加密货币导致的犯罪活动?

Craig S. Wright:加密货币不会导致犯罪,有的只是使用加密货币的罪犯,人们并未意识到这一点。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过去都曾发布过许多关于加密货币的指导声明。实际上FATF曾在1996年发布过一份关于加密货币的指导文件,当时的加密货币市场经济“泡沫”大小是比特币价格达到2万美元时的两倍。相比起来,如今算是“小巫见大巫”。但那个时代最终还是因为犯罪活动等事件走向了失败。

这就是我提倡比特币和“时间链(Time Chain)概念”的原因。区块链可以实现对有效货币的数字追踪。如果你读过某些法律手册,就会发现追踪是货币的关键和基本方面。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存在追踪的概念。通过追踪,人们可以了解金钱体系是如何运作的。从法律的角度看,无论金钱来源和去向如何,所有这些都被归结为法律问题,而不是密码交换问题。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发现,比特币虽然是隐私的,但并不是匿名的,并拥有永久的记录。这一点很重要。例如,大约一个月之前,有一个很大的儿童色情网站被查封,因为美国等地的警方追踪到了该网站进行的比特币交易,包括创始人在内的1000多人因此被捕入狱。而电子黄金或其他类似的东西是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的。

李非凡: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是否已经偏离了它们最初被创造时的初衷和应该发展的路径?

Craig S. Wright:比特币的路线一直是在链上发展壮大。其实早在比特币诞生之初,就存在类似的争论。我的观点是比特币会扩大规模,最终成为数据中心,并形成以节点形式存在的分布式系统。另一些人则认为,比特币迟早会被政府所取缔。当时他们基本上是围绕政府、隐私等方面大肆抨击比特币。但事实证明,持有这些观点的一些人参与了某些违法事件,因此他们希望政府“镇压”比特币。

但现实情况是,比特币并不是独立于政府之外运行的系统,它应该受到监管。并且我希望这个系统中没有ICO骗局,人们不会想要使用它去进行走私和洗钱或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因为一旦人们这样做了,就会被记录下来,最终难逃法网。

矿工也将依法行事。这一点可能会让人们费解。比特币挖矿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受到算力(hash power)的保护,哈希不会对任何事物进行加密保护。哈希是一种能源的浪费,也是人们确实做了某事的证明。而工作证明不会创建加密安全保护机制,它只是一笔可以证明的开支。由此可见,矿工在数据中心系统上进行了大笔的经济投资。因为所有的矿工都已处于数据中心之内。那么一旦矿工出现差错,就会成为电脑攻击者。但在比特币挖矿上投资了数亿美元的人是不会攻击这个系统的。人们花费巨额资金保护这个网络,并且得到了证明。这也是比特币挖矿的意义所在。

李非凡:比特币与10年前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

Craig S. Wright:我们修正了一些代码,并移除了一些对它发展不利的东西,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在适当地扩展它。我并不是开发人员,虽然过去一直在大学教C++和C Sharp,但这是有区别的。作为大学讲师,我会编程,但是没有达到一个特定水平。我没有为任何公司工作,也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有效率的人。所以我最初的代码是单线程的,而且相当笨拙。但我们现在雇用了Steve Shaders 和Daniel等人,整个团队对我最初的协议和代码进行了重构,使其可以并行运行。此外,他们还解决了竞争条件(race conditions)等问题,确保代码可以跨多个线程、在终端机器上运行。他们比我所希望的还要好。

李非凡:2018年你曾提到,比特币和莱特币有致命的缺点和缺陷,它们至今仍存在吗?

Craig S. Wright:是的,它们仍然存在。首先,付款到脚本哈希(P2SH, Pay to Script Hash)是问题之一。目前BSV也存在这种脆弱性,我们计划2月份将它从BSV中移除。其次,我们的挖矿操作(mining operations)是在BTC和BSV之间来回切换,因为BSV目前没有足够的流动性。无论如何,引起太多的市场恐慌都不是好事。并且,我仍不确定我们需要如何在整个行业的安全中获得更多的流动性。

李非凡: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Craig S. Wright:因为我懂密码学。任何懂密码学的人都能很快理解隔离见证(Segregated Witness)的整个问题所在。但很多人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在1 Meg大小的区块中,如果比特币很小,就会从哈希树(Merkle Tree)上剥离。微型电脑树莓派(Raspberry Pi)能够在250到300毫秒之间完成一次哈希,也就是完成了一笔交易。在进行了成千上百次之后,完成一次哈希并生成1 Meg大小文件的时间变成了0.5到1秒。也就是说,这时可以用一半的时间完成上千次哈希,或者对整个区块做一次哈希。因此,基本上验证那个块的计算能力实际上是它需要的数万倍。而这个区块也变得不再安全。如果在1 Meg大小的区块中,改变一点信息,就会获得一个新数字,那么在重新排列并验证交易信息时,这个单一的更改会使整个区块变得无效。哈希树的作用只是进行扩展,不能确保区块的安全。但同时,正是因为可以扩展,才能变得有效。

李非凡:“中本聪”是区块链领域的精神领袖。Craig S. Wright,你确定你就是“中本聪”吗?如何证明?

Craig S. Wright:是(“I'm Satoshi.”)。我的第一篇论文(比特币白皮书)是在2007年10月撰写完毕,这篇论文学校还有一些副本。我并不想证明我是谁,这是没有用的,我们要在现实生活中去证明一些事情。

李非凡:我和比特币网络最早的开发者之一Martti讨论过“中本聪”是谁的问题,他给我看过和“中本聪”的聊天记录截图。从截图来看,“中本聪”有时候表现的像一个团队,但有时候他的对话用语又像一个有性情的人,你如何回应?

Craig S. Wright:有人帮我检查论文,但我仍然不是一个团队。我在大学里待了三十年,目前在读第四个博士学位,我做了很多研究,这样让我能够远离人群,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我并不是一个精神领袖,我是一个普通的人。

李非凡:你对中国的社区支持者有什么赠言?

Craig S. Wright:首先,我很乐意看到人们拓展思路。但我指的不是进行首次代币发行(ICO),因为那只不过是过去的骗局改头换面之后再次上演。无论你想筹集资金还是打算开始创业,都要通过合规的方式进行。

其次就是,不要再次创造一个新的区块链,因为没有必要。这就好比尝试创造一个新的互联网一样。你无需再把那个协议重做一遍,它已经生效了。你需要做的是在比特币的基础上建立所有的东西。比特币被设计成一个由多层次节点构成的覆盖网络,因此拥有低层次的系统,挖矿网络是节点的对等网络(peer network)。

再往上,SPV是用户的对等网络。而再往上,有你能想象到的其他覆盖网络和对等网络,你既可以创造文件共享网络(file-sharing networks),也可以创造宽带共享网络(bandwidth-sharing networks),并且不会遇到20年前我们在点对点网络中遇到的问题:即这些网络没有比特币网络可以提供的奖励机制。过去的文件共享网络滋生了一群网络上的“寄生虫”,他们只会下载文件,不会给予任何回报。

而比特币网络上存在一个经济激励模型,“寄生虫”们必须通过支付获取服务和使用其他人构建的系统。这是建立公平的方式。有些人希望通过免费给予的方式让社会变得更美好,但最终他们的幻想破灭了。我们希望接纳那些想要建设、想要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的人,并鼓励他们。最好的方法不是建立一个ICO,而是让他们有被需要的感觉,因为人们会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支付报酬。(本文独家首发链得得App)

本文系链得得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链得得微信号(ID:ChainDD),或者下载链得得App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