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提档加速,早期区块链如何正确发力?| T-EDGE X 全球产业区块链峰会

仇杨涛
仇杨涛

Jul 20 关注区块链+、数字金融

该文章已上链

摘要: 在T-EDGE X 全球产业区块链峰会上,关于新基建背景下的区块链,我们聊了雄安实践、央行数字货币挑战和技术融合趋势。

7月17日,由钛媒体、链得得联合六脉数字科技、区块链服务网络BSN联盟共同举办的“T-EDGE X 全球产业区块链峰会”在大兴圆满落幕。本次峰会特别邀请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电子商务与电子支付国家工程实验室理事长柴洪峰,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发展联盟理事长单志广等重磅嘉宾,更有中国移动、中国银联、中钞信用卡集团、蚂蚁集团、腾讯云、百度、恒生电子、京东数科、微众银行、中国信通院、网易等知名产业与科技巨头共论产业区块链的落地范式和行业前景。

以下是T-EDGE X 全球产业区块链峰会,主题为“新基建提档加速,区块链如何发力?”的对话实录 。参与本次圆桌讨论的嘉宾分别是: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计算学会区块链专委夏平,中国银联电子支付研究院高级主管、银联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周钰,网易区块链业务负责人顾费勇。

精华摘要:

夏平 | 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区块链可以作为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以数据为基础的新兴产业的基础设施,保证数据的确权、溯源、流通;

周钰 | 中国银联:区块链的价值更多在产业甚至跨界的多方协作里面,在相对比较复杂的商业环境或者产业环境里面才能发挥它的更大价值;

顾费勇 | 网易:现在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够成熟,现在能够做的的就是在局域网的区块链下能够做一些应用,局部的解决一些问题,让普通用户、产业的人对区块链有足够的认识。

对话实录,经链得得编辑删减后发布:

仇杨涛 | 主持人:从国家来讲,包括从去年的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将区块链提到国家层面再到纳入新基建。今年开始,大家越来越多的敢于喊出“产业区块链”。从过往每一次的技术革新中,我们永远是鼓励创新、防范风险中取得进步。这次有哪些不同?

夏平 | 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我觉得2019年和2016年、2017年还是有很大不一样。不一样之处在于大家对区块链能够在实体经济或者产业发展中起作用已经基本上形成共识。

虽然有的时候,有的地方还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区块链,区块链的作用到底在哪里,有什么不可替代的地方?但其实这个核心里面要换一个角度来问的话就是:为什么不是区块链?对于区块链来说能找到一个完全不可替代的地方当然很好,但是另一方面假如区块链能够提供某种优势或者至少说区块链的应用不会带来任何劣势,那为什么不尝试用区块链呢?

去年10月24日讲话以后,从各级政府层面对区块链纷纷出台各种各样的政策以及招标、挂标各种各样的项目,所以从它的热度来说比以前有根本性的不一样,这是最大的区别。今年又提出了新基建,区块链和其它技术一起成为新基建里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区块链热度进一步升高。

周钰 | 中国银联:以前很少有这样一种技术的发展能够得到政府高度的重视并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机遇。

可以很诚恳地说,如果去年不是因为“10·24讲话”,区块链行业肯定到不了现在这样的高度,这是一个好的条件,可能是其它技术不具备的条件。后面怎么利用这样的有利条件把这项技术真正落到政府或者国家领导人希望它去的地方——比如说在社会治理的层面确实看到区块链有可能带来一些改变——这是一个很大的期待和盼望。

往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区块链本质上还是一个协作的技术,不像其它技术可能在单一的行业里面就可以发挥作用。区块链的价值更多在所谓的产业甚至跨界的多方协作里面,在这样相对比较复杂的商业环境或者产业环境里面才能发挥它的更大价值。

前面讲的都是它的优点,我后面讲的不是一个劣势可能是我们会碰到的困难或者需要破除的瓶颈。不管是生活形式、产业结构还是商业模式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但是带来冲击的同时可能会受限于业务规则甚至是法律限制,这些问题可能是落地中会碰到的,我们怎么面对这样的问题也是整个产业界需要面对的。

顾费勇 | 网易:我的感受和夏总、周总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在“10·24讲话”之前,我们跟一些企业谈区块链的合作,大家都觉得很避讳,这个事不能说。但是在“10·24讲话”之后,就给整个行业定了一个性,大家开展工作的时候,区块链可以名正言顺的说,也不会有人说你一说区块链就觉得你是一个骗子,这样对整个行业是非常大的利好。

同时2019年之前,其实区块链和发币这两个并没有太多的区分开来,有很多发币的公司也在这个市场上占据了很大的市场地位,但是此前我国把这些发币清退之后对整个行业是非常好的,对整个行业环境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

第二对企业和政府的态度,以前和政府企业谈的时候,如果需求上可用区块链也可以不用区块链,大家都不会太愿意使用。但是现在整个需求更加强烈。当然区块链能根本解决问题的,哪怕是一些可用区块链不用区块链的业务,大家更愿意尝试优化,说不定做出来有不同的效果,整个业务推进过程中也是可以明显感受到整个市场大家的接受度更高,更加愿意做一些尝试和创新的突破,这是我们对整个大环境的理解。

仇杨涛 | 主持人:谈新基建,更多人会想到技术的融合、创新,因为新基建是涵盖区块链、AI、物联网等新技术在内的基础设施。那么很多人都在讲融合,区块链能不能融、怎么融?我们以商业场景导向的话,有哪些有融合意义的样本或参考?

夏平 | 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你这个问题比较尖锐,我尝试回答一下。区块链和其它的新技术,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有一些不一样。其它的科技的发展更多的是在提高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的基础上。区块链的核心作用在于改变生产关系,它对生产效率的提升应该在改变生产关系的基础上发挥作用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区块链如果要想真正地在实体经济、在产业中起到效益必须得和其它的技术进行融合。

我们以最简单的来说,区块链可以在数据的流通领域里面发挥很大的作用。大家知道数据由于它自己自身的特性,大家都说数据是一种资产,但是数据这种资产和其它资产真的不一样,它易拷贝、易复制,也易重新发放,如果不能保证它的价值或者保护它的价值,那这个资产是没有意义的。

区块链的作用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可以作为一种过程控制,比如资产的流通过程,可以对资产保护就起到了一个很好的作用。数据的流通过程中不仅仅是简单的流通,还有数据之间的融合与数据之间的加工和计算,这些实际上都是需要对数据进行溯源。

另外大家都提到区块链的数据保真。区块链的数据保真在很多方面真的需要跟物联网进行一些结合,因为很多数据从采集那一刻不上链的话,实际上大家都会觉得数据的真实性其实没有办法根本进行保证。第二点,无论是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前提基础都是在一些海量数据的加工上面,在这个基础上产生新的产品、产生新的效益。区块链可以这么说,它可以作为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以数据为基础的新兴产业的一个基础设施,保证数据它的确权、溯源、流通。

顾费勇 | 网易:区块链和AI我们现在有一个叫“联邦学习”的事。其实人工智能的问题在什么呢?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但是数据是分散在各个节点的,数据去流通,无论是企业、银行都是他们的核心资产。所以区块链+人工智能这样的方式,目前是跨界领域中的最合适的解决方案,目前我们已经在实施相关的技术让人工智能在区块链上进行运算,这是一个点。

另外是区块链和物联网的事,这是一个天然结合的点。区块链本身是不可篡改,要授信。区块链和物联网最佳的结合点就是可信数据上链的过程。从物联网的执行数据上不经过人工干预上链,这是目前区块链和物联网的最佳结合点。

仇杨涛 | 主持人:目前大型的商业体都在大力推行基于区块链的跨境汇款业务。作为一种强信任、去中介化的技术,区块链正在改变过去的强中心化的支付商业模式。对此你如何看待这一改变?银联也曾经推出区块链跨境汇款业务,目前表现如何?

周钰 | 中国银联: 这个问题有两层意思,首先澄清一下中国银联之前做的跨境转账汇款项目,它并不是涉及资金流,用区块链是用了信息传递的特殊方式,实际上做的是跨境汇款的信息追踪。

至于资金流,包括我们早期尝试或者我们和很多同行或者业界沟通的时候,现有的监管体系下,实际上我们很难去仅用区块链做到和资金流结合。我们讲区块链是价值网络,但是在联盟链里面目前没有一个价值的载体,我们其实更多在做信息的传递。所以这个角度大家也可以看到现在跨境汇款里面的资金流还是通过中介方式,并没有真正做到所谓的点对点。

很多友商具体是怎么做的,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从我个人对业务和技术的经验来看,应该和我们是差不多的,起码在监管层面没有打通的情况下,大家都不可能触碰到资金流。将来有可能做到点对点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在监管合规的情况下面是法定数字货币。 这样的话是可以把类似于一些中介或者中间结构或者中间环节做一个省略或者简化,但是目前还没有。

仇杨涛 | 主持人: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也可以看作是区块链提档加速的标志之一,首当其冲的就是支付环节的参与方。有观点指出,有支付经验和牌照的服务商有望成为DCEP钱包运营商,包括最近的消息,央行数字货币已与滴滴、美团、B站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作为银联这样一家清算机构,历经银行卡、移动支付的浪潮,在过去做了很多包括银联卡、POS机等铺设基础设施的工作,面对商业公司的冲击,在风险防控和创新中前进(例如网联)。那么,在央行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新时代下,你们做好了哪些准备和应对?你们的身份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周钰 | 中国银联:因为DCEP是一个保密项目,我只能基于公开的信息,讲我个人的理解或者见解。

DCEP在跨境汇款上实际上是点对点的支付手段,显然会改变现在的支付生态。DCEP本质上是央行的账户体系或者现有的账户体系下单独新建的央行账户体系。这个不仅对银联这样的转结清算机构,还是对于原来做第三方支付的收单方,甚至对商业银行都是会有一些影响的。但是具体影响多大目前没有能够说得清楚,因为DCEP离正式发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银联自己的角度来讲可能面临这方面是面临一些挑战,一旦正式大规模推广,银联中介的地位会弱化。我们面对这样一个新的挑战过程中肯定会做很多很多的,不管是技术还是业务的准备,但是具体的形式或者内容这边不是特别方便透露。

只能说,这是国家一个很大很大的事情,不只是银联,我们相信很多尤其在体系内大型的金融机构都在根据各自不同情况做相应的准备,迎接一场支付的大变革。

仇杨涛 | 主持人:雄安可谓是在同步推行着“老基建”和“新基建”。翼帆科技在雄安陆续上线工程类项目。也想请您同步一下翼帆科技在雄安的区块链项目最新进展和成效。

夏平 | 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一方面雄安现在是建设钢筋水泥的雄安,但是另一方面成立初始雄安新区就把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作为数字城市建设的基础。

比如说针对区块链,雄安首先把区块链是用在工程资金、征迁资金,国家专项科研资金等资金的使用上面。资金溯源和跟踪基础上做了穿透式拨付、建设者保障资金、订单保理融资等多种形式的供应链金融,通过供应链金融为参与雄安建设的中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所以这是雄安在去年“10·24讲话”之前做的工作,应该说雄安在区块链的应用落地起步还是比较早的。

我举一个例子。2017年的12月,雄安区块链的第一链,所谓的千年秀林链就上线了。当时没有想这么深,从现在的角度它其实是瞄准了自然资产的数字化管理,就是换一个角度用时髦一点的话也是物理资产的数字化映射。从雄安的千年秀林,小树苗种下那一刻,来源,种树人、养育人成长过程都在链上有据可查。雄安想以这个例子为出发点,考虑的是未来雄安城市的各个方面,从发生开始就有一个贯穿始终的数字档案,而这个数字档案建立在区块链上。

今年2月份大家可能都看到新闻雄安管委会宣布成立雄安区块链实验室,翼帆科技作为第一个入驻实验室的企业也将更深入参与到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工作中。雄安区块链的首要工作是在考虑数据的跨链。

目前在雄安仅仅在资金溯源、资金监管层面上就有好几条链的存在,有雄安集团的链,有5家银行的链,未来的雄安一定是万链争荣的局面,这是雄安规划中的设想。所有这些链上数据在什么样的机制下进行交互流通,将是未来区块链能不能真正地繁荣发展的重要基础,其实也是区块链作为新基建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所以雄安已经在思考新基建的这种建筑架构和设计蓝图。既然说新基建要相应的新思路、新路径、新手段,要根据新技术的独特之处开拓新的思维,新的方式,这是雄安在新基建的大环境下,特别是“10·24讲话” 把区块链提到国家战略高度以后,雄安从自己的需求出发进行一些思考和从事一些工作。

仇杨涛 |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新基建提档加速,区块链如何发力?”。最后,我想就这个问题,请大家分别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谈一谈,区块链应该怎么发力?另外,早期区块链缺什么?包括很多人喊的三流合一、四流合一,我想这些大家需要有一个明晰的认识。

顾费勇 | 网易:其实这个问题上,我们做商业应用的时候也面临相同的问题,资金流的打通现在肯定不可能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业务都严重依赖资金流。我们公司做了一个区块链+游戏的应用,游戏中有整个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有游戏的道具、货币,完全形成整个的闭环,区块链在游戏解决了游戏信任问题、游戏开发商的信任问题,货币的流转、道具的流通等等,目前在网易几款大型游戏都有应用。

为什么举这个案例,很多事情并不是只有唯一的解决方案,现在有这么多场景和领域,有一些问题的解决是要天时地利人和,就好比淘宝的成功,有互联网、支付体系、物流的成熟。但是现在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够成熟,现在能够做的的就是在局域网的区块链下能够做一些应用,局部的解决一些问题,让普通用户、产业的人对区块链有足够的认识。

夏平 | 翼帆数字经济研究院:现在这个阶段,非常核心的一点还是项目落地。从区块链应用发展角度来看,至今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应用。我还没有看到哪款应用只能通过区块链实现,其它技术方法都不行的。

没有杀手级的应用,甚至是为区块链而区块链,那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意义挺大的。当区块链应用开始繁荣的时候,当大家都在做区块链应用的时候,对于区块链本身的发展是一个极大的帮助。

互联网的早期其实是电商,回来1998年、1999年互联网的电商,那个时候最著名的就是亚马逊,但是那个时候也就是卖几本书而已,非常的原始。那时恐怕没有人真正相信有一天电商会把实体店挤的活不下去。但是1999年到2000年所谓的网络泡沫,虽然是泡沫,但是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开各种各样的电商,针对某个行业,某个具体的电商,虽然后面很多倒闭掉了,但是毕竟是把电商的行为方式深深植入到大众的脑子里面去了,让大家觉得互联网上做电商是完全可行的,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到今天我相信互联网早已经不局限于电商了。

区块链也是这样,当大家都来做区块链的时候,很多区块链项目落地的时候区块链慢慢就成气候了,相应在区块链这个领域里面的技术进步甚至商业模式就自然而然出来了,比起我们现在拍着脑袋讲商业模式我觉得好得多得多,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关于数字货币本身,特别是央行的数字法币DCEP。它不等同于区块链,但是以数字货币为核心它是会有很多新的商机。在这些新的商机探索中区块链其实是大有可为的事情,而且真的会有很好的前途。换句话说,DCEP相当于一块吸铁石,围绕这块吸铁石真的能做很多事情。

本文系链得得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链得得微信号(ID:ChainDD),或者下载链得得App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